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诏安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25

积分

0

好友

5

主题

新手上路

Rank: 1

发表于 2017-1-11 11:18:43 | 查看: 29| 回复: 0
“全体都有!立正!”<br /><br />  偌大的操场上占满了人,大一的刚来总是要经历这一波残酷的军训的。<br /><br />  “哎,东哥,看,那边好像就是咱们班女生。”<br /><br />  正站着军姿呢,身边的长脸,本名刘一峰,白白净净的,很喜欢追女生,为了上大学能够脱单还特意搞了个骚气的发型,不过人长得实在是爱国,尤其是一张大长脸,平日里一般都叫他长脸。<br /><br />  “哪呢?我眼里怎么只看见男生了?快帮我看看,我是不是把眼练坏了!”<br /><br />  咱也是个老光棍,听闻有女生还是自己班的,自然是上来了兴致,毕竟这也是今后能够打交道最多的几个女生了,说不定奇迹就会在他们中间发生。<br /><br />  “那边,学校吧全学院的女生都掉到了一起组成了一个连,那不,咱班女生就是前边那几个。”<br /><br />  说起来也是一把辛酸泪,土木这个专业班里的女生简直就是国宝一样,当然了,长得好看的叫国宝,不好看的就是果宝了。<br /><br />  “我去,可以啊,咱班竟然能够有五个女生,听说整个年级也就咱班能够分到五个女生,其他班基本都是三个,啧啧。”<br /><br />  站在另一边的阿凯明显也注意到了正在袭来的这波女生,阿凯是南方人,不过人长得黑黑瘦瘦的,模样倒是挺帅的,不过身高实在是硬伤,而且这小子消息就是灵通,啥都知道。<br /><br />  说这话,操场上正冲着走过来一对踢正步的女生,放眼看去真是如花、似玉,仔细观察了自己班的几个女生,别说还真是见到一个挺漂亮的美女,精致的瓜子脸,大眼睛,可惜人家一个向后转,连名都不知道。<br /><br />  整整一天的军训,还是大夏天的,回到宿舍都涌到了洗刷室里,我们这个学校每年的住宿费倒是不贵,不过这条件就没那么多要求了,八个人一间屋子,洗手上厕所什么的都在走廊的洗刷室和洗手间里。<br /><br />  “东哥,快快,昨天晚上那个故事没讲完,弄得我心里直痒痒,正好今天你再给讲讲。”<br /><br />  刚回到宿舍放下脸盆,我还没来得及擦干身上的水,大头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带着一脸的求知欲可怜兮兮的望着我。<br /><br />  我轻轻一笑,<br /><br />  “没想到你还挺喜欢听故事。”<br /><br />  再一看其他人,听到又要讲故事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都聚了过来,一看这架势,不给他们讲完是不行了。<br /><br />  “东哥你就快讲吧,到底是看见了什么?”<br /><br />  见他们一个个真想听,我也不再吊胃口,继续讲昨天的故事讲了下去。<br /><br />  陈大柱子,也就是我姥爷,中午睡了一觉醒了之后出来溜达了一圈,正打算回家的时候瞥到了队长家窗户下面有点什么东西,我姥爷仔细一看,顿时吓得散了一半的魂,<br /><br />  当时下午四点多钟,加上下着小雪,天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我姥爷正眼看到早上被打伤的那只黄皮子就蹲在队长家窗户底下,若是一般的黄皮子,这个点也就是偷个鸡什么的,但是这个逃走了又回来的黄皮子可是有些不一样了,那条断了的后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被它自己给咬掉了,拖着暗红色的伤口蹲在队长家的窗户下面。<br /><br />  我姥爷心中打怵,有心想走,可是脚下不听使唤,好奇心催着想看个究竟。<br /><br />  那黄皮子坐在地上,像个老太太一样弓着腰,借着队长家透出的光亮,黄鼠狼原本就灰黄的毛发变得油光发亮,我姥爷只觉得眼中看见的不像是一个黄皮子,就是个小脚老太太,不过还是长了一张黄鼠狼邪气的脸,两撇胡须像松针一样横着,眼中泛着精光,两个小爪子搭在心口,小嘴张张合合好像在嘀咕着什么。<br /><br />  我姥爷看得真切,心中发紧,但是又不敢说什么。<br /><br />  看的不多时,队长家的酒估么着是喝完了,队长送着他小舅子出了门,木门吱呀呀一响,那个黄鼠狼一个激灵从地上跳起来窜进了林子里。<br /><br />  我姥爷站在自家门口看着队长送着他小舅子架上了牛车笑呵呵的走了,队长也把其他人说散了,大家也都各自回家了。<br /><br />  我姥爷叹了口气,也回家收拾了一番,吃了点饭睡下了。<br /><br />  且说我姥爷他们这边这一晚上是啥事没有,但是另一边队长他小舅子这一晚上可没那么容易过去。<br /><br />  东北那地方屯子大,隔得远,大路两边都是野地也没什么人,队长他小舅子喝了不少酒,晕晕乎乎的驾着车回家,驾车走了也不知道多长时间,队长他小舅子就觉得风吹着雪花打在脸上像刀子割一样,拉了拉大毡帽又往车里缩了缩,小风一吹,酒劲也被压下去不少,搓了搓发涨的双眼只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啥也看不清,心里一惊,从车上坐了起来,这仔细一看,酒又醒了大半。<br /><br />  两个屯子虽说远点,但是老牛的脚力走了这许久也应该看见屋子的光亮了,可是这眼前漆黑一片啥都看不着,队长他小舅子急忙勒起套绳想要先把老牛停下来看个究竟,再这么走踏进了野地里,这冰天雪地的,一晚上走不出去这人可就活活冻死了。<br /><br />  可是他这吃奶得劲都是出来了,前边的老牛硬是不为所动,<br /><br />  “停下!你个死畜生!快给老子停下!”<br /><br />  队长的小舅子也是心里发慌,生拉硬拽,各种招呼都不管用,大晚上的就在野地里破口大骂。<br /><br />  老牛两眼发直,紧紧盯着自己眼前,对于身后的打骂像是没有感觉到一样,四蹄有力的往前走,队长他小舅子眼见没辙,只好跳下牛车,由于酒喝得有点多,刚下车的时候脚下一软,差点栽在地上,忙走了几步,甩了甩头,借着酒精跑到前边去拉老牛的笼套,可是老牛连看都不看他一下,嘴里也不发声,直挺挺的往前走,队长他小舅子硬是被老牛拖出去好远。<br /><br />  这时候,饶是队长他小舅子(老说这个名号实在太不方便了,以后都叫他小名二蛋)喝了不少酒也发觉出来了,这牛有些不对头,脑子中猛地就蹦出来了老人们常说的大雪天野地最可能撞到一些野鬼孤魂什么的,把人留在雪地里陪着他们。<br /><br />  二蛋打了一个寒颤,跑到老牛头前看了看,地上有一排小爪印,但是这印记看上去怪怪的,要说是个两脚的野鸡,偏偏有一边脚印多出一个,要说是个四脚的兔子什么的,一边又少一个脚印,实在是怪得很,但是老牛就是直勾勾的盯着地上的脚印往前走,怎么叫都不行。<br /><br />  “各位大爷,各路神仙,小子误闯宝地多有得罪,实在不敢冒犯,要是有得罪的地方等日后我多带些纸钱元宝来祭奠一下各路神仙,只今日先放小的离去,改日定当回来答谢。”<br /><br />  二蛋也是被吓得够呛,跪在地上各方磕头,慌里慌张的也不到怎么办才好,可是好话说尽了周围连带反应都没有,老牛还是那副样子,一步步的往前走,二蛋心里打了个紧,心一横,跟着老牛肯定越走越远,更出不去了,还不如顺着车轮印往回走,回到大道上也能找着方向。<br /><br />  下定决心二蛋回头看了看老牛,一跺脚顺着印记蒙头往回走,这时候风越来越大了,二蛋把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黑灯瞎火的,地上的车轮印也不好找,摸索着一点点往前走,走着走着,二蛋就觉得眼前不远的地方有个黑影在动,心下一喜,这是不是到了大路上了,碰到了赶路的人,当下脚下疾走几步向前边追了过去,边追边喊<br /><br />  “前边老大哥等等,带我一程。”<br /><br />  二蛋满脸惊喜的往前跑,可是追着追着心里慢慢凉了下去,这心底的恐惧也蹭蹭往上涨,天黑也看不真切,但是二蛋就是觉得这前边的怎么看怎么想自己的牛车,走近了心里更是放进了冰窖里。<br /><br />  饶了大半天还是回到了牛车这里。老牛还在哼哧哼哧的往前走,但是嘴边已经往外吐白沫了,眼睛也向上翻,拉着一车柴火,在大雪地里走了这大半夜的,老牛再壮也受不了啊,但是脚下依旧不停,顺着地上的脚印继续往前走。<br /><br />  二蛋越看越心惊,怪叫一声扭头就跑,此刻也顾不上什么方向了,到处乱撞,就想着早点跑出去这个鬼地方<br /><br />  然而不管二蛋向哪个方向跑,都会跑回牛车那里,看着老牛翻着白眼口吐白沫依旧往前跑的场景,二蛋是彻底被吓到了,又尝试着跑了几回之后,二蛋再也跑不动了,人到了绝境往往能够孤注一掷,二蛋坐在牛车上裹紧了衣服,寻思这也不乱跑了,就在车上等着,等天亮自己就有办法了。<br /><br />  要是不出什么事的话,二蛋这样等着还真的是一个办法,不过今天晚上注定是不能平静了。<br /><br />  二蛋坐在车上靠着柴火堆,看着前边老牛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心中很不是滋味,两个眼睛紧紧盯着两边的暗地里,一是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亮光,也就找到人家了,另一个是怕突然窜出来什么东西,毕竟今天晚上邪乎的很。<br /><br />  就在二蛋紧张的时候前边老牛突然停了下来,张开嘴猛吐了一番,都是些黑乎乎的草料,老牛吐完之后轰的一下倒在了地上,连带着牛车都差点翻在当场。<br /><br />  二蛋及时的跳下了车,没有被倒下的柴火垛压到,跑到老牛身前一看,老牛此刻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轻轻地哞叫了几声显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见到老牛不行了,二蛋更是慌乱的紧,正不知道怎么办呢从柴火堆里跑出来一个小东西,蹲在地上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二蛋被那邪气的眼神盯着一看,当真是从头凉到脚!<br /><br />  这小东西不是那只黄鼠狼还能是什么,之见黑夜里黄鼠狼的两个小眼像两枚绿豆一眼,透着惨绿惨绿的光,鼻子上的毛皮向上皱起,看上去活脱脱一副奸笑。<br /><br />  “桀桀桀桀!咦~吓吓吓”<br /><br />  二蛋只听得周边一阵怪笑,两腿发软此刻跑都不知道往哪跑,这时候原本倒地不行了都老牛猛地抬起了头,又把二蛋吓得够呛!<br /><br />  “你们好狠啊!打断我的腿!”<br /><br />  老牛两颗牛眼也都冒着绿光,也不见怎么张嘴,一个又尖又细的老太太的声音从牛嘴里冒了出来。<br /><br />  “妈呀!”<br /><br />  二蛋下的头上的毛都立了起来,撒腿就跑,不过刚刚下的够呛,还有些腿软,在野地里连滚带爬的往前跑,那这黄鼠狼就蹲在牛车边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二蛋跑远。<br /><br />  天刚蒙蒙亮,队长从炕上爬起来穿戴好衣服,媳妇给烧好了热水,烫了点酒,炒了个鸡蛋,吃了个早饭,手里这口酒还没喝踏实,外面就来人了。<br /><br />  “队。。。队长。。。。你出去看看吧。”<br /><br />  来的人正是昨天来这一起喝酒的一个人,此刻面色不好,急冲冲的跑到队长家里,也不说怎么一回事,就是让他出去看看。<br /><br />  “你这慌里慌张的干什么!酒都没喝利索!”<br /><br />  心中不爽,队长屁股也没挪地方,依旧不紧不慢的吃着鸡蛋,喝着小酒。<br /><br />  “不是,队长,真的出事了了,今天早上出工的时候在屯子外面的野地里发现你小舅子的牛车了,老牛都冻死了!”<br /><br />  “啊!什么!”<br /><br />  队长闻言手一抖,酒盅掉地上摔个粉碎。<br /><br />                 <br />

收藏回复 显示全部楼层 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Comsenz Inc. 版权所有 站长邮箱: zhizhebuhuo&yahoo.com(请用"@"替换邮件地址中的"&")

回顶部